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爱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诡三国最新章节

第2279章新关系新武器新征程(加更)

诡三国 | 作者:马月猴年 | 更新时间:2021-10-14 10:26:24
新书推荐:神隐千夜无限王座为夫人折腰[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万灵之灵啾间失格[综]大唐第一宠妻昏君我在苗疆猥琐发育修真女配年芳三千岁毛茸茸收集图鉴
    
    天明时分,公孙度带着一些人成功的摆脱了曹兵的追击,当然也失去了所有的后援,在他的面前,只剩下了一条路。

    『来人!』公孙度叫道,『将那些染血的都找个地方洗一洗!破损的补一下!没有针线?没有针线也穿整齐一些!』

    手下的兵卒不清楚为什么公孙度要这么做,但是公孙度还能发出一些有效的指令,而不是像是投投无路的颓废狂怒,这就可以让兵卒们稍微安心一些。

    在一条无名的小溪之处清洗处理完了灰尘和血迹,整个的部队看起来就稍微好了一些,至少不会一眼看上去就是一队逃亡的败军。

    『往北去两队斥候!』公孙度吩咐道,『去找丁零人!』

    『丁零人?』公孙度的护卫愣了一下。

    公孙度瞪了护卫一眼,旋即将立起来的眼皮放了一些下来。若是平时,公孙度便是解释都懒得解释,但是现在么……

    『我们要破局……』公孙度缓缓的道,『曹军当下必然在往辽东之路上重重阻隔……仅以我们现在这些人手……所以我们要去找个帮手,这个帮手便只能是丁零人……』

    『你……』公孙度嘴上对着护卫说,但是眼睛却瞄过了周边似乎有意无意凑过来的兵卒,『听明白了?』

    『明白了!』护卫连忙点头。

    公孙度站了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甲,『明白了就好!出发!』

    护卫跟了上来,小声的说道:『主公,那么……少主那边……』

    公孙度的脚步稍微迟缓了一点,『……若是少主有这个气运,自然会遇难成祥!走了!莫停留!』

    护卫怔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在看着头也不回的公孙度,便也只能是跟着公孙度向北而行。

    从右北平往北,便是不高不低的丘陵,并不是十分的好走。虽然说公孙度向北的时候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底,可以一定找得到丁零人,但是公孙度相信丁零人一定没有走多远……

    因为公孙度相信,如果他是丁零人,也不会轻易的放弃到了嘴边的肉,就像是草原上的狼群,发现了猎物之后,总是会在一边试探,即便是这个猎物看起来很不好惹,但也会瞪着绿幽幽的眼珠子,直至确认实在是无能为力之后才会怏怏退去。

    向北!

    一定会有一些贪婪的丁零人尚未完全离去……

    果然在第三天的时候,公孙度碰见了丁零人。

    『带我去见你们头领!我们曾经是对手,但不是仇人!不是么?』公孙度裂开了嘴,露出了最为完美的六颗牙齿的笑容,『就说我带来了天大的好事!』

    每一次大规模的军队作战,并不像是游戏当中的那样,每一个小队在没有接收到下一个命令的时候都会死战不退,现实当中,让军队崩溃的,不仅仅只是肉体上的打击,精神层面也很重要。

    正常来说,所谓军心,或是军魂,其实就是严格的训练和坚强的意志,而这两种东西,很遗憾,公孙度没有,丁零人也同样没有,所以能将公孙度和丁零人凑到一起的粘合剂,便只剩下了利益。

    丁零人之前在大漠壮大起来的时候,也有一点这样初步的信念,或者说有一点军心,军魂的种子,而这个种子则是在丁零人在征服大漠的过程当中,在每一次征服小的部落,壮大自身,在抢夺和杀戮之中,看着在马蹄之下对手的畏惧逐渐形成的。

    『原来我们很强……』

    『没有人可以抵挡我们……』

    『只要我们想打,就没有赢不了的……』

    诸如此类的思想,便是渐渐的在丁零人脑海当中形成了一种共识。所以当丁零人大统领想要收拢部落的时候发现收不回来,因为有的丁零人已经认为他们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了。

    如果说好好的规整一下,调理一番,说不定丁零人就真的可以走上当年匈奴或是鲜卑强大的道路,只可惜,丁零人的这个种子,并没有一个充足成长的时间,就要直接面对了风雨。

    一方面是在草原的大漠当中所向披靡,另外一方面则是在新的战场上受挫回缩,丁零人现在就陷入了一个矛盾的状态当中,自己到底是『强』,还是并『不强』?

    公孙度的到来,便是刚好卡在了这个时候,并且公孙度也给这些丁零人带来一些新的解释,让这些丁零人发现其实他们『真的很强』。

    公孙度告诉丁零人:

    曹军其实人马并不是很多,公孙都能和曹军打得有来有去,若是双方合作,就一定可以打败曹军。

    幽州的道路不清楚也不用害怕,公孙军对于幽州的地理地形都很清楚,可以方便的给丁零人指引,作为向导。

    公孙军要的东西并不多,只要右北平,至于其他的地方,都可以让给丁零人,因为右北平是公孙度的故乡……

    丁零人当然不清楚右北平究竟是不是公孙度的故乡,但是有这样的一个借口,公孙度找丁零人的合作似乎也就有了一个比较稳固的锚定点。

    选择权再一次的回到了丁零头人的手中……

    丁零人的王帐之中。

    丁零人大统领和巫师坐在一起,周边便是一些比较大的部落头人。

    『这个老家伙,十句话里面怕是没多少是真话……』丁零人大统领冷笑了几声,『讲来讲去,他就一句话是最真的……右北平……』

    周边的部落头人左右看看,有些迟疑的说道:『那大统领的意思……不跟这个老家伙合作了?』

    『嗯……』大统领沉默了一下,然后看向了神巫,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神巫咳嗽了两声,将五彩的权杖在地上顿了两下,然后缓缓的说道:『我接到了神的指示……今年冬天……有邪魔将至……』

    『啊?!』丁零部落头人们一阵哗然。

    叽叽喳喳……

    『安静!』丁零大统领沉声说道,然后又是猛地一拍巴掌,『都闭嘴!安静!』

    大帐之内的头人们这才渐渐不说话了。

    丁零大统领环视一圈,『距离冬天还有时间,我们这一次,不是为了那个老家伙,是为了我们自己……多收集器物,多储备粮草,多找几个合适过冬的地点!所以……汉人的渔阳城,还有幽州这些城池……这些地方我就觉得不错……』

    丁零人大统领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也有些无奈,毕竟原本应该是在夏天就开始储备越冬的粮草,但是现在整个部落族人四散,光顾着打打杀杀了,虽然也有掠夺一些财物和物品,但是对于最基础的那些粮草储备却严重不足!

    大漠深处,北方异常的天气变化,使得大统领也担心万一前几年的寒冬重新前来,根本没有多少储备的丁零族人能不能抗过去,所以如果能够借汉人的城镇越冬,自然就是极好了……

    『至于那个汉人……』丁零人的大统领缓缓的说道,『我准备封他一个骨都侯……你们觉得怎么样?』

    『什么意思?』

    『为什么?』

    有一些丁零部落的头人不太明白,便是纷纷的问了起来。

    丁零大头人左右看了看,也没有特意解释,笑着说道:『来人,将骨都侯的旗帜和大印给那汉人拿过去……』

    一个骨都侯,虽然说也不算是小的官职,但是绝不是很大。

    当公孙度看到了骨都侯的旗帜和印绶的时候,脸上一直都保持的笑容差一点就绷不住了,很是辛苦的向丁零人使者表示了感谢,将其送走了之后,便是立刻翻了脸,将骨都侯的旗帜和印绶都丢在了地上。

    有些人不明白骨都侯的意思,但是公孙度怎么会不明白?

    丁零人和鲜卑人一样,所有的官职系统都是跟着匈奴走的,所以在单于之下,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等职位,而骨都侯不仅是排列在最后,而且是唯一一个赐给异性,呃,是异姓或是异族的人的职位……

    因此丁零大统领的意思就很明显,就是用这个『骨都侯』来试探公孙度,看一看公孙度是不是真心想要依附在丁零之下。只可惜丁零人还是低估了公孙度,当天晚上公孙度就将自己的旗帜放了下来,然后将『骨都侯』的旗帜高高挂了上去!

    当年公孙度可以换个爹,当下不过是换个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举动让丁零大统领很是无语,站在大帐之外看着那个骨都侯的旗帜,似乎觉得是不是一开始就想错了,对于自己的判断产生出了一些怀疑……

    ……!?(·_·;)……

    并北平阳周边。

    三色旗帜高高飘扬,斐潜站在高台之上,看着远处竖起表示准备妥当的旗帜,便是示意军演开始。

    高台角落之处的兵卒开始挥动起令旗来。

    远处的许褚便是开始呼喝着,开始策马而动。

    其实在马蹄声真正传递到耳朵之前,大地就已经轻微颤动起来,沙土在地面上开始晃动,然后跳动起来,伴随着越来越大的马蹄声,最终上下跳跃着,就像是斐蓁兴奋不已的心情。

    一骑、十骑、百骑……

    奔驰的马队犹如冲突的洪流奔驰在原野之上,马背上的骑兵高举着刀枪,身后的认旗几乎被风扯得直直的。

    『风!大风!』领队的许褚发出了号令,同时也做出了手势,随后在其身后的兵卒也熟练的拿出了弓箭,开始弯弓搭箭……

    视野沿着大地掠向前方,一排排的标靶矗立在远方的草地上。

    转眼之间,便是到了一箭之地。

    箭雨腾的一下飞上了天空,在空中似乎有那么一个片刻停滞了一下,旋即呼啸而下,落在标靶阵列之中,大部分的箭矢都在噗嗤声中扎透了标靶外部的铠甲,但是也有一些是射空了,亦或是和铠甲甲片撞击当中被弹起,而落到了一旁……

    数百人的马队在奔驰中转弯,在轰鸣中划出一条巨大的弧线,围绕着标靶奔驰着,箭矢噼噼啪啪的落下,直至十五轮的箭矢射完了之后,才掉头回到了起始点,然后重新整队。

    斐蓁兴奋得小脸涨得通红,蹦蹦跳跳的挥舞着双手呼喝着,『万胜!万胜!』

    稚嫩的声音在高台之上,也引得一些护卫和兵卒露出了一些笑意。

    斐潜挥了挥手,顿时有台下兵卒翻身上马,奔往了标靶之处,查验标靶的损伤情况,并且进行记录。

    这是一次新制式兵器的检测。

    长安左近的检测场,或是练兵场,因为往来客商的关系,很难做到完全的保密,因此一些比较重要的项目,也就必须放在北地平阳这里,相对来说人流量就会小一些,也就比较容易做到相应的保密。

    在冷兵器战斗当中,材料和技术,就像是双螺旋,如果说一方面提升了,也需要提升另外一个方面,否则很容易就走弯路了。

    斐潜在做出了新型的锻打钢之后,也就对于各类的复合材料布置了一些任务,让工匠们对于复合型的材料进行改制,从而提升兵卒作战的威力。

    而远程武器,无疑就是改革改良的重点。

    复合角弓的研制,并不是像是游戏里面,点一下,就可以得到成熟的结果了,在整个研制材料改进的过程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些效能倒退的情况,若不是斐潜有一个大心脏,持续鼓励这些工匠,说不得在就有一些工匠会在研究的道路上打退堂鼓了。

    若是按照大汉原先的工匠体系,一边是原本成熟的工艺,闭着眼做都可以赚钱养家,一边是不知道好坏的研究,研究成功了是上司的功劳,研究失败了是掉自己的脑袋,然后这样的条件下能有多少工匠有心思搞发明创造?

    斐潜一方面打击假发明,特别是以发明创造的名义中饱私囊的家伙,一方面又保护真创新,对于有创新的人及时给与一定的奖励,特别是斐潜本身在后世见过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因此在鉴别一些新发明的事物是否有用上,有着旁人所不能比拟的决断能力。

    一些搞诈骗的人被处死了,然后另外一些真努力的人确定了方向,于是新一代的成果就出来了。

    新的复合反曲弓。

    说起来华夏弓箭的历史很长,但是弓的发展速度么,却不怎么样。在春秋之时开始出现反曲弓了之后,华夏弓其实是落后于周边的胡人的,如今汉代很多地方所用的长弓梢的反曲弓,其实从匈奴手里学来的。

    然后从单体反曲弓发展到复合反曲弓,也就是一只踏步不前,没有继续向前发展了……

    或许是因为制作复合角弓的成本已经很高了,所以上层政治人物觉得继续往下研究成本太高?亦或是觉得不管怎么研究,在弓箭上恐怕都不是游牧胡人的对手,干脆转向往强弩的科技树走了?

    也或许是两者都有可能。

    现在么,斐潜不仅是改变了复合角弓的材料配比,从胶木结构开始尝试新的配比,甚至在弓体上也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添加了一小块的弦垫……

    而这一小块的弦垫,是因为斐蓁在练习弓箭的时候,被弓弦抽了……

    斐蓁自然也是属于士族子弟,六艺当然不能缺了射,但是但凡是玩过弓箭的,尤其是简易的那种弓的,只要姿势不对,被弓弦打到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常见。

    然后斐潜见到了,在心疼斐蓁之余,才回想起来,后世印象当中的弓,在两头挂弦的下方似乎有个什么东西,进而研发出了弦垫。

    许褚来到了高台之下,然后翻身下马,斜背着复合弓,一手提着一个被射穿的兜鍪,蹬蹬的上了高台,拜见了斐潜,将手中的兜鍪和弓都呈了上来。

    『仲康觉得这新弓如何?』斐潜一边看着被箭矢射穿了的兜鍪,一边问道,『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这是当下大汉最为常见的双层铁片叠加起来的制式兜鍪,显然无法抵御狼牙箭矢的威力,整个狼牙箭头都扎进去了,若是真实的人戴着这样的兜鍪,被这样的箭矢射中了,下场也就可想而知,当然也不是所有弓箭手都有这种实力,可以一箭射穿兜鍪,但是如果射箭的人是许褚……

    许褚看着新的复合弓,眼神里面流露出了中二少年看见柰子的神色来,『启禀主公,此弓大善!』

    作为武人,许褚对于所有新式武器装备,都是非常感兴趣的,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许褚本身武艺也不错,所以点评起这些新式装备来,自然也更加有意义。

    许褚表示弓弦在长时间使用之后,特别是在弓弦和弓臂相互碰撞摩擦之下,是最容易断裂的地方,但是在加了这样的一个弦垫之后,在没有影响弓的原本威力之下,又让弓弦在弹回的时候先和教软的弦垫碰撞之后再撞上弓臂,自然是减缓减小了弓弦和弓臂的摩擦力度,使得弓弦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也就会大幅度的延长弓弦的寿命……

    『主公新作此物,』许褚拍起马屁来也是很严肃的样子,『于军中大有裨益……若以新弓训练弓手,当可缩短月余时日……』

    『哦?』斐潜扬了扬眉。若是真的有这个效果,那自然是真不错了。

    许褚点头,取了新弓,往后退了一点,侧身张开弓示意了一下,『主公且看,新兵练弓之时,臂不得其正,故而弓弦常击于臂,轻者伤,重者废,若有此物为垫,即便是弓弦击于臂……』

    许褚故意松开,以不标准开弓方式让弓弦啪的一声打在手臂上,『主公且看,有了此物,弦击于臂之力甚轻也,可免新兵累伤……』

    虽然对于许褚来说是甚轻,但是啪的这么一下,依旧是让许褚的手臂有了一条红印,只不过许褚满不在乎,就像是根本没感觉一样。

    『嗯,甚善。』斐潜点了点头,然后看到了一旁的斐蓁有些跃跃欲试的神色,『你不行,这弓你开不得……别看仲康开得轻松……这弓近二石,你拉不开的,到时候给你做个软弓再说……』

    许褚嘿嘿笑了两声,便是将弓背在了身上,也收了精明神色,开始装傻。

    为了引开斐蓁的注意力,斐潜便是指了指远处,『看,新的弩要准备试射了……』
诡三国最新章节http://www.2ixiaos.com/book/gs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农门春暖:家有小福妻皇叔宠妃悠着点邪王嗜宠隋末之大夏龙雀重生成为狗皇帝的后宫团宠系统逼我普度众生冲喜小娇娘迷踪谍影吾家萌妃路子野绝色毒医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