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爱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幻世彼岸最新章节

第1757章奇怪的职业增加了

幻世彼岸 | 作者:紫夜幽炎 | 更新时间:2020-11-21 00:15:11
新书推荐:假装我是幕后黑手武神败家子全球源气进化我的无限光环系统超神铸刀师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万界之天道订单谁能比我惨我得到了很多天赋洪荒:开局熊孩子手撕封神榜
    
    大厅的光芒从各个地方褪去,汇聚在最前方,除了那一点光源能勉强照亮近一点的地方,四面八方都显得昏暗,只能勉强见到人影在黑暗中晃动,云诺星微抬起视线看向周围的黑暗:他感觉有东西在悄然的变化中,看了一会儿不由得哦了一声,进行这种简单的转化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来此参加大会的很少有新人,早已有过经验的众人都心照不宣的安静下来,摸着黑找到自己的位置,或干脆就在原地站着,目光投向被光芒覆盖处出现的那一道身影,弥漫在黑暗中的感官还捕捉到大厅的四周出现了几十道拥有不弱力量的身影,都是修道者联盟的强手,负责维护接下来的秩序。

    云诺星往四周看了看,等到那股微弱的变动消去后才把目光挪向光芒中,那是一位不苟言笑的老者,随意扫动的双眸透着几分如雷电般的凌厉,如一棵松树笔直的立在光芒中,身上带有不散的血气与硝烟味,似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等扫动的目光从场上转完一圈,才缓缓的开口。

    “老夫陆蔚然,修道者联盟执政长老,欢迎所有来此参加本次修道者大会的诸位道友,接下来的大会将由我来主持,大会期间,严禁干扰其他人,若是被人扔出去了,可没人给你们兜着,今后也会很荣信的看到修道者联盟黑名单上多上一员。”

    “此次的大会与以往略有不同,没有最后的拍卖环节,而此次。大会名次前十的,将会拥有一个‘特殊奖励’,具体是什么现在不便告知,我陆某在此保证,是一个机缘,属于个人的机缘,绝不会比以往大会的奖励差。”

    陆蔚然转身背对众人,等了一会儿才道:“修道者大会将在十分钟后开始,请各位做好准备,尽情发挥。”

    简单几句话就唠完了大会的内容,让正准备打瞌睡的众人都是一愣。这也忒快了吧,以往的大会可是唠唠叨叨十几分钟才慢慢开始的,这位陆老爷子跟他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一样,话都是言简意赅,相当直白——就是,这话说太快了,都还没到结束的时间呢,强行整了个十分钟的整备时间出来。

    随着陆蔚然退场后,大厅内仅有的那一缕光也消失了,视线中仅剩下微弱得只能看到周围模糊轮廓的黯淡光芒,那几十道监视的身影还站在大厅的各个角落,也没有人敢在这黑暗中造次,云诺星又感觉到那细微出现变动的动静一点点的传来,无声无息,这个大厅正在发生变化。

    云诺星凑近周芷白身旁,小声道:“跟我说说修道者联盟。”

    周芷白微微一怔,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容,但似乎听到她小声的苦笑了一下。

    “修道者联盟并非普通的世俗势力,属于‘华夏’国官方,其建立的目的就是约束藏在整个华夏大地中的修道者,以免出现失控的修道者肆意妄为的对普通人出手,昨天那场大火最后也是修道者联盟帮忙收拾烂摊子的。那几个人也被我们给送过去了。”

    云诺星哦了一声,官方的约束势力,跟他们差不多嘛,不过他们更随性一些。

    “如此来说……唔,官方势力举办的活动为什么只有这点人参加?”

    周芷白:“这几百人只是我们这一片地区来参加的人,其他省市那边自有那边的修道者大会,同期举办,各自地区举办,就免得五湖四海都聚在一个地方太引人注目,至于更主要的原因——近几年来有修道者的家族和企业消失了不少,有部分是传承断代即便是这个圈子内的人,但因为不存在修道者甚至连武者都没有,所以只能从这里退出去,有部分则是自主隐世了。”

    都说到这里了,周芷白也打算说多两句:“修道者联盟定期举行的活动,也是方便他们统计每个地区的修道者的数量以及强度等级,就类似每隔一些年的人口普查一样,只不过普查的是‘修道者’,顺便,偶尔也会有来自修道者联盟的任务,需要在大会上获得名次才能得知任务的内容,不强制接受,但一旦选择去了解,如果不接受,就会被套上一个阵法进行言语上的限制,以免泄露消息——最初其实是实施软禁的,但有些任务时间比较长,短时间内不会结束,又不好一直把人关在这里,经历了两三次后就变成了如今的阵法限制。”

    “哦。”云诺星点点头:“那依你所见,此次大会的最后……”

    周芷白想了想:“也许是要发布什么特殊任务,只要任务完成,无论有功无功都有相当丰厚的奖励,有功的自然更好。”

    周芷白看到大厅有变亮的趋势,也连忙摆上认真的表情:“开始了,枫先生,等会我们就跟着您,大会就交给你了。”

    “好吧好吧,我就提点精神吧。”云诺星勉勉强强的咕哝,让她苦笑一声。

    整个变亮的过程持续了一分钟,整体而言是在最后十几秒内瞬间明亮了很多,大厅的全貌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紧接着,众人都是一惊。

    大厅的空间一下子被拓宽了许多,非常的宽敞,比刚刚要宽敞三倍不止,那些没有人坐的多余位置也都无声无息的被撤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展览柜,或是将一件件器具陈列在柜中,或是摆在柜子上。

    “看来这就是第一轮了。”周芷白看了看四周,大厅明亮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起身走向那些展览柜,似乎已经明白了本场的规矩。

    “简而言之就是鉴定法器么,挑选的法器质量过关就当过关。”郑老敲了敲自己的老腰。

    “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孟老闻言却是摇摇头,扫视的目光集中在一条挺长的展览柜中:“这里其中有一部分可是伪法器,跟真品放在一起,而且相当有来头,度过了不少时间,让人难辨真假。”

    “伪法器是指?”辉好奇的问道

    “锻造精美,同样拥有力量,刻有不成型,或是道痕刻错的法器,便是伪法器,有些伪法器光在打造与道痕上就比真法器要更强,威力也不弱,不过与真法器相比,强行使用伪法器可能会反噬自己。不安全。”

    辉哦了一声明白过来:简而言之就是要拥有完整的正确的道痕才能算是正品法器。

    “我们也先去看看吧,可别让别人抢先太多。”孟老背负双手往前走去,在一条展览柜前晃悠着打量内部的十几件器具。

    云诺星与辉对视一眼,后者耸耸肩,一伸手拽着他也往一条展览柜走去,他们其实也没有玩过这种新鲜的玩法,这几十条展览柜次第摆放,有近千个法器摆放在此,那明亮的灯光落在诸多法器上,反射的光把大厅照得锃光瓦亮的,眼都要瞎了。

    “各位参赛者注意,选中场中最具价值的真法器,要求能说出该法器的等级、作用、道痕的数量,每组只可选一个法器,在时限到之前可随意更换,时限为三十分钟。”

    场内挂着的大喇叭忽的开了声音,陆蔚然的声音从中传出,震响大厅,让众人皆是一惊,看着手中的东西,头上渐渐的就冒出汗来了:认出真假法器就算了,还要精确地认准自己认的法器……真当人人都是法器大师啊,平时光是用都不容易了,哪就那么容易能认出来!

    “这还挺有难度的啊。”孟老在郑老的腰上敲了一下,随后转身看向周芷白,一愣:“芷白,那两位大师呢?”

    周芷白一怔,偏过头赫然就发现云诺星三人都不见了,连忙在四处晃了一圈,才在十几米开外的展览柜前看到三人,他们三个都聚在那里对着那一条展览柜出神,也连忙赶了过去。

    “唔,道痕。道痕啊,与古代道痕不一样,‘现代’的道痕看着并不是规则之力,像是一种呃……用以‘推演、接近规则所做努力留下的痕迹’,只是一种勉力让自己看着好像贴近规则实则相距十万八千亿里的玩意,真是好久没有见过这么简陋的玩意了。”

    说直白点,古代道痕就是天地规则之力的碎片,将其比作大海,这个时代的法器的道痕则是陆地上的河川,要费劲迈过很远的距离才能最后汇入大海中。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意思,这两玩意虽然都名为道痕,却完全不是同一个东西,一个是半成品,一个是进化几百次就可以用来研究半成品开头的小小小零件。

    “凡人一代代的智慧汇聚的结晶,用以推演属于他们这片天地规则的努力的象征,不过就是越走越往后退了而已。”辉拿出一件法器晃了晃:“我甚至不用规则之力推演就能看出这法器的七种功能以及十二条完整的道痕还有三条残缺的道痕。”

    刚走过来的周芷白三人闻言皆是一惊,孟老这次压低了声音:“十二条完整道痕,这已经算是中等法器了。”

    “这是一口青铜四足鼎。”孟老凑上来看了看,伸手在粗糙的表面摩挲几下:“很有年代了,可能同属于上一个时代,却并没有古代道痕在其中,也是一件强大的法器——欸?不过我只看到了八条道痕,还有四条在哪里?”

    “在最里面藏着。”辉把鼎翻过来指着中间:“往里面看,把你看到表面的八个道痕抽茧剥丝一样扔到一边去,继续往里面看,你就能看到另外四个很小的,完整的道痕。”

    孟老与周芷白都凑上前来,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一分钟后都长长的哦了一声。

    孟老苦笑:“这藏得也太深了吧,而且是四道主攻的道痕,真阴险。”

    “我们就选这个么?”周芷白看向云诺星问道

    云诺星伸手在青铜鼎上摩挲片刻,沉吟着,将目光放在其他地方。随后摇摇头:“还有时间,再看看。”

    他们放下那口青铜鼎,刚往旁边的展览柜移步,就有人后脚过来取走了他们刚刚所看的青铜鼎。

    “呃……这些人可真行,看都不看就直接拿走了。”孟老忍不住戏谑:“大概都以为枫大师所看皆是极品,所以先行取走再说,可是此次可不止要选中,还要说出个名堂才行,那种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做法明显行不通。”

    “中等法器,就算只能道出其中的一部分也已经能加不少分了。”郑老望着那人远去,长出一口气:“这会儿还有人盯着我们,如果不是碍于大会规矩,可能都要凑过来抢了,没出息。”

    云诺星与辉慢慢的在几十条展览柜前逛着,周芷白她们看到已经有不少人选好了法器,胸有成竹的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盯着别人看,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次修道者大会明显是加大了难度,这些人这么快就摸好东西站在一旁,不知道是真的非常有眼力还是赶着快没有被人选走好东西前赶紧下手……

    云诺星扫视的目光忽的一顿,轻拍了辉一巴掌,两人一同凑到一个展览柜前。将一盏古朴的提灯取出,这盏提灯看着就已经很陈旧很古老了,基本都是放在仓库角落里积尘的那种,被尘埃掩埋了它自身精美的外观,将一切都尘封起来,从此无人问津。

    “看来看去还是这个东西比较有意思。”云诺星轻擦了擦提灯的手提处,道:“就它了。”

    “唔……这盏提灯……”孟老看着这灰扑扑的黑色提灯,忽的皱起了眉头,从云诺星手中轻轻的将其接过,用袖子擦了擦灯芯处的玻璃上的灰尘:“……我好像有点印象,在哪里看到过,但是想不起来了,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在古籍上看到过。”

    “小时候?那可真有点历史了,我们再小时候的古籍,早已经在时间的大小事中被毁干净了,那时候的古籍记载的事情可都能追溯到两千年以前,是真正的古籍,可惜后来都被毁干净了。”郑老无奈的摇摇头,提起这事就有点儿心疼。

    选中这盏提灯在别的展柜前多逛了一会儿,都是在给孟老与周芷白讲解怎么看法器,再过了几分钟,大厅内的喇叭再一次响起。

    “时间到,开始评估。”陆蔚然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再次传来,让大厅内的众人都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就不能换个语气么,跟自动播报员的声音一样,莫得感情。

    一行人从大厅靠后方即是靠大门摆满展柜的地方朝着大厅内部走去,云诺星他们走得稍慢一点,懒得凑到人前挤在一堆,等他们靠过去后,十几个负责评分的修道者联盟的人员已经开始进行记录,通过的小组则继续往大厅内部的通道走去,没有通过的则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看到有人同样被淘汰都忍不住发出会心的笑容。

    “陈氏,淘汰——张家,淘汰——”

    “啧……今年的第一关就已经这么难了吗?”

    “看来背后是有大动作啊,不然不至于看门的第一关都这么难。”

    “我还以为我选的法器已经足够好了……”

    “赵氏,通过——”一声声汇报不停地响起,等提到一个姓氏时,云诺星稍稍一怔,抬头看向大厅最里面,一伙身穿黑衣正装的人正快步的朝着内部走去,领头那人赫然就是昨天夜里在街上见到的那位赵氏青年。

    “赵家的小娃娃本身也有不错的实力。这一轮拦不住他们。”郑老瞧见他目光注意的方向,开口说道,又用手肘推了推他:“走吧,到我们了。”

    云诺星把那盏灯放在桌上时,那位评委并没有立刻开口,反而是转头看向周芷白,笑道:“周小姐,你们这次可带来了相当不得了的人物。”

    “侥幸而已。”周芷白笑了笑,轻拱手。

    “运气好遇上正确的人也很重要——枫大师,您就说说这个法器有几个用途以及有几个道痕就行了,识得古代道痕的大师。我想也没必要说得太过详细。”评委说着将目光投向云诺星,点点头。

    旁边的人也把目光都投了过来,这位识得古代道痕的大师也是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此刻看到他站在这里,自然都很有兴趣,连那些被淘汰的也忍不住凑近了一些。

    云诺星轻声开口:“四个功能,二十二道完整道痕,六条残缺道痕——符合?”

    众评委都是一怔,周芷白瞧见他们如此大反应不由得紧张起来:“难道说错了?”

    “没有没有,不愧是枫大师。”那评委苦笑着摇摇头:“其实我们只能看出十八条道痕,两条残缺……没想到还内藏玄机,咳咳。”

    评委快速收敛表情,挥手回应:“周家,通过。”

    “现在,请通过第一关的继续前往内部,被淘汰的道友请离开现场,来年大会再见。”

    陆蔚然那僵尸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场内的众人都直打寒颤,被淘汰的人都受不了连忙拔腿逃跑,他们怕喇叭再响一次会被冷死,这家伙说话简直跟北极的风吹在身上一样让人牙酸。

    “等等,等一下,我想问问第一轮的优胜是谁?”在准备走向下一个地方时,有人忽的站住脚好奇的看向评委们问道

    众评委正收拾东西听到这话也是僵了一会,凑在一块商量起来,大伙见状也好奇的站住了脚,虽是如此问,但目光都投向了云诺星他们。

    众评委同时抬起头,道:“经过我们的商讨,第一轮的优胜……周家,枫大师,恭喜您。”

    “呃,倒是不出所料。”那好奇的人挠头笑了几声。

    “不,其实是有争议的。”评委摇头再言:“赵氏所选的法器比枫大师更胜一筹,只是赵大师并没能把道痕认得那么准确,那法器的道痕拥有二十四条,他只能说出其中的二十条,以及五个功能中的四个,所以……啊,对了,枫大师,请您看看这件法器。”

    “?”驻足好一会儿的云诺星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走过去,从评委那里接过来一个表面全是猩红色的木盒子。这玩意的年份比他看中的那盏好玩的灯要更久一些。

    云诺星端详两眼,将其放在桌子上,淡淡的道:“至少两千年的历史,原三十五道完整道痕现在只剩下二十九道,有一道残缺道痕。”他抬眼看向众人:“是一道残缺的古代道痕。”

    “呃……”众评委再次傻眼:“……不愧是……枫大师。”

    “三十五条道痕,这原本算是一件中等中的极品啊,看样子没熬过岁月被抹消了不少,连古代道痕都残缺了。”

    “真是可惜,每一条古代道痕都价值连城啊……”

    众人忍不住咂咂嘴,都感觉有点惋惜。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都去第二会场集合吧。”

    原本的大厅最里面是没有这条通往第二会场的通道的,想来是刚刚在关灯的时候用什么方法打开了这条通道,云诺星还记得黑暗中有微弱的能量动静传来的感觉,前前后后一共两次,大概就是在进行大厅的变化。

    第二会场的场地更小一些……呃,不对,空间大小是一样的,但是摆着的东西很多,修道者联盟将第二会场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大殿,甚至摆满了家具,装点得十分不错。就算忽然出现一个法器也并不显得突兀,很自然的融入在大殿中。

    “呃,这是……”

    “怎么整个会场都布满了道痕?难道全都是法器不成?”

    众人一脚踏进来与前方的人汇合,看了眼周围都抽了一口冷气,修道者联盟再大手笔也不至于给家具都刻上道痕弄成法器吧?不费心力啊?材料不要钱啊?

    赵氏青年回过头,正好看到云诺星他们走进来,下意识的走过去:“你也来了。”

    云诺星刚在打量四周,忽的听到声音一怔,歪歪头与他对视:“有事么?”

    “打个招呼。”赵氏青年目光偏向一旁,挥挥手又带人走了回去:“第三会场见。”

    “呃……”云诺星等人一脸的莫名,这家伙还惦记着他们呢,这里见到都不忘刻意过来打个招呼。

    第二会场没有大喇叭,站在前面迎接众人的,是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子,有着不弱的力量,她看到人齐了才开口道:“这里是第二会场,你们也看出来了,这座大殿每一寸空间都拥有道痕,不过并不是大家所想整个大殿都是法器,只不过是有一部分法器保管不妥,道痕散溢出去罢了。”

    “没错,这座大殿内刻满的道痕,都是法器散溢的力量所造成的,具体原因我们暂时没有办法详细解释,你们只需要接受这一个情况,然后……将法器的道痕尽可能的还原,这就是第二轮的内容。”

    “这一轮没有评分计算,只要你能还原出一件法器七成的道痕就算通关,可以继续前往第三轮,直到前方有足够人数通过第五轮即是最终考验,整场考验才算结束,那时候就算强制淘汰了。”

    众人全都傻眼:法器的道痕散溢出去还不消融,而且还能归还……这……这还是他们毕生首次所见,道痕这玩意不是散了就散了么?

    辉听完内容,那笑容啊,都咧到耳根子那里去了:“那这活儿我们熟悉啊!杠杠的熟悉!天天在虚空前线里面整规则造物,又是造又是修理的,这玩意我们可忒熟了!”

    云诺星听了感觉有点不对劲,灵魂里忽然传来一阵激动的感觉让他大惊失色,还不等他摁住灵魂世界,“小天使”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立刻穿透了他们三人的灵魂:“虚空修理工!”

    这一声娇喝简直就是戳穿虚空的爆击,让云诺星神魂一阵剧颤。

    云诺星狠狠的瞪了辉一眼:“你丫的少说两句会死啊?!这奇怪的职业已经越来越多了!”

    辉:“啊……啊这……”
幻世彼岸最新章节https://www.2ixiaos.com/book/hsb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生生不灭武魂绝世武魂无上征服系统战皇带着农场混异界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百炼飞升录华山神门绝世武魂逆剑狂神